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: 河北共产党员网 > 人物 > 正文

怀念敬爱的父亲刘国兴

发布时间:2021-04-28 16:30:05
来源:人民网

  刘苏闽刘晓健

  

  今年9月21日是父亲刘国兴诞辰100周年。1992年12月6日,父亲因病去世,距今已经28年了。28年来,我们始终深切地怀念着父亲。他那坚毅深邃的目光,慈祥平和的笑容,仍然历历在目。我们对他那忠贞不渝的信念、朴实刚正的性格、淡泊宁静的心态,以及谆谆教诲和言传身教都时刻铭记在心。

  父亲出生于福建省武夷山市(原崇安县)星村镇曹墩村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,一个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家庭。爷爷刘德章是革命烈士,1926年参加革命,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1928年参加了著名的上梅暴动,任乡农民协会主席,1930年在与敌人“清剿”的战斗中英勇牺牲。奶奶李绍珠1929年参加革命,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曾任闽北苏维埃区妇女部长,1934年牺牲。她生前经常教育父亲说:“共产党打土豪,分田地,一切都是为了穷人。”

  红色家庭基因的传承、党的培养教育和革命斗争的历炼,使父亲深切地体会到,只有坚定不移地跟着共产党走,才有光明的未来。父亲60年的革命生涯,都在为中华民族独立、人民解放事业浴血奋战,为祖国繁荣昌盛和人民军队建设发展,为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。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、战斗的一生、光荣的一生。

  父亲1931年担任儿童团团长,1932年加入共青团,1934年参加红军,1937年转为中共党员,曾任团支部书记、团县委委员、区委书记、县儿童局书记。1932年9月,方志敏率领红十军第二次入闽作战,打到崇安县赤石、星村时,父亲带领少年儿童站岗放哨、带路送饭、传递情报等,积极支援红军作战。1933年6月,闽北苏区举行由崇安、建阳、铅山、上饶等地30多个儿童团代表队参加的体育比赛,崇安县代表队荣获团体第一名,父亲被誉为少儿“领军人物”。

  1934年,中央红军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失败,闽北苏区遭受严重损失。在革命处于低潮、白色恐怖最猖獗的时刻,年仅14岁的父亲毅然参加了红军。面对生与死的考验和艰难困苦的斗争,有的人消极悲观、动摇逃跑,甚至一些身居高位的领导人叛变投敌。由于“肃反”扩大化,奶奶不幸蒙冤遇难(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经组织审定,予以平反昭雪),父亲也受到撤职等错误处理(1947年,经华东野战军前委批准,撤销了处分),被罚去做“苦工”。面对突如其来的沉重打击,父亲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,做出了正确的选择。他坚持革命斗争,经历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的严峻考验,荣获“闽浙赣边区坚持斗争纪念章”。

  1938年2月,闽北红军独立师改编为新四军第3支队第5团。父亲跟随部队到了皖南,参加了著名的繁昌五次保卫战等多次战斗。1941年1月,在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中,新四军第3支队第5团为掩护军部和兄弟部队突围,坚守高岭,血战东流山,伤亡极大,全团1500多人只剩下100多人。父亲在突围中负了伤,面对敌人的严密封锁、日夜搜山,仍坚持在皖南山区打游击。

  战争年代,父亲冒着枪林弹雨,南征北战,出生入死,曾多次负伤(在去世火化时,骨灰中找到残留的弹片)。他用鲜血为新中国奠基,荣获了三级八一勋章、二级独立自由勋章、二级解放勋章和二级红星功勋荣誉奖章。他不愧是武夷山人民的光荣和骄傲!

  父亲始终认为共产党人不是为做官而来革命的。他对名利地位看得很淡,从不计较个人得失。1943年12月,父亲担任新四军皖南支队独立团政治委员,带领部队英勇杀敌,曾被评为模范干部。1945年9月抗战胜利后,率领新四军第七师干部团进军东北,途中情况发生变化,他被调整到山东军区鲁南第八师安排工作。因没有相应的岗位,由团政治委员改任团政治处副主任,一下降了两级,他欣然领命。几十年来,职务上下变动都不影响父亲的革命热情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父亲保持了战争年代的那种革命精神,以强烈的事业心、责任感,为党的事业继续奋斗。他热爱人民军队的政治工作,几十年勤奋学习,刻苦钻研,勇于实践,为人民军队思想政治建设作出积极的贡献。

  父亲具有高尚的人格,对党忠诚、襟怀坦荡。一切从党的事业、人民的利益出发,堂堂正正做人,老老实实干事,清清白白为官,把党的原则作为立身做人的准则。原福州军区军事检察院检察员陈天才回忆说:“刘国兴不愧是老红军,在反右斗争中,我们检察院没有抓一个右派分子。现在想来,好像不算什么,可在当时的政治气候下,能保持头脑冷静不容易。除了要有政治远见,还得有纯正的党性,不能有半点私心杂念,否则做不到”。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,父亲虽然被免职,但仍坚持原则和气节,对一些错误的行为进行了坚决的抵制和斗争。在负责清理冤假错案中,父亲严格按照党的政策办事,认真调查核实,顶住各种压力,保护了一批干部。

  父亲始终保持老红军的政治本色,艰苦奋斗,清正廉洁。他十分重视红色基因的传承,经常给我们讲述苦难的家史、党领导人民革命斗争史。1964年8月,他带着我们回到武夷山,上了曹墩村前面的天陇山,讲述闽北革命史和当年爷爷英勇战斗、壮烈牺牲的情景,使我们深受教育。1964年,母亲去农村搞“社教”时,父亲一边为她打草鞋,一边给我们讲述革命战争年代红军的艰苦生活。他对子女要求很严,决不允许搞特殊,教育我们要立足自身成长进步。

  作为幸存的武夷山籍老红军,父亲对革命老区有着深厚的感情,关心老区的发展和人民的疾苦。1982年,62岁的父亲参加福建省革命老根据地建设委员会第一次会议,亲切看望了会议代表,对革命老区的建设提出了建议。弟弟晓辉高中毕业后,父亲主动送他回乡当农民。父亲临终前反复嘱咐母亲:“不能忘记老区人民,要继续关心老区建设。”“我死后埋在武夷山,要和当年牺牲的战友在一起,看着家乡的父老乡亲们日子一天天好起来”。

  1982年,父亲按正军职待遇离休。1992年12月6日,父亲在福州逝世。1993年3月26日,父亲的骨灰安放仪式在武夷山列宁公园隆重举行,时任武夷山市委书记张燮飞致词,表达了老区人民对革命先辈的敬仰之情。

  父亲是我们心中的丰碑、做人的楷模。他的革命精神和崇高品德是留给后人最宝贵的精神财富。我们定将继承他的遗志,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,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作出新的贡献。

  (作者刘苏闽系刘国兴二子,海军东海舰队某部原政委、海军少将;刘晓健系刘国兴三子,武警天津总队原司令员、少将警官)

责任编辑:高宏然